Your message has been sent, you will be contacted soon

Call Me Now!

Close
首页 » 海外财经 » 美国经济释放强劲复苏信号

美国经济释放强劲复苏信号

 

   4月11日至13日,IMF和世界银行春季会议在华盛顿举行,IMF按照惯例在会前发布了《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报告指出,全球经济活动总体加强,预计今明两年将持续改善。其中增长动力将主要来自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面临的一系列风险则有所加剧。

   IMF预测,发达经济体今明两年的平均增速将分别达到2.2%和2.3%。今年年内,美国在发达国家中经济复苏步伐最为强劲,预计增速可达2.8%。欧元区和日本的经济增速预计分别为1.2%和1.4%。

   从近期美国经济各项指标来看,美国经济正释放出强劲的复苏信号,这让美联储可以有条不紊地按计划每月缩减1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规模。而随着就业市场的逐步改善,距离美联储设立的失业率达到6.5%的加息门槛越来越近,为缓解市场对美联储提前加息的担忧,美联储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强调,即使就业和通胀恢复到正常水平以后,美联储仍有必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维持非常低的利率水平。

   复苏势头强劲

   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报告,3月份美国非农就业岗位增加19.2万个,维持前两个月的增长态势,1月份和2月份的数据也被上调。3月份失业率为6.7%,与前一个月持平。报告指出,美国就业参与率创下6个月以来高位。

   当月新增岗位稳步增加,而失业率保持不变的主要原因是更多人加入劳动力大军,这是劳动力市场改善的积极信号。3月份,美国整体劳动力人口约为1.562亿人,比前一个月增加50.3万人。总失业人数为1049万人,比前月上升2.7万人。总就业人数为1.46亿人,比前月上升47.6万人,显示更多人成功求职。衡量在职和求职人口总数占劳动年龄人口比率的劳动参与率从63%升至63.2%,仍处于历史低位。

   此外,失业时间超过27周的长期失业者总数降至374万人,占总失业人口的比例降至35.8%。在过去的12个月里,美国长期失业人数下降了83.7万人,占总失业人口的比例下降了3.3个百分点。

   同时公布的修正数据显示,1月份的新增岗位数量从12.9万个上调至14.4万个。2月份的新增岗位数量从17.5万个上调至19.7万个。

   路透社分析称,这是迄今美国经济回暖的最强劲信号,并且显示出美国经济正趋于稳健。

   就业市场的改善让人们切实感受到美国经济的回暖,消费者信心也得以提振。

   密歇根大学UMich 4月11日公布的调查显示,美国4月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较上月有所走高,显示美国3月份消费者的乐观情绪增强。

   数据显示,美国4月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升至82.6,为去年7月份以来最高,好于预期的81.0,3月份的终值为80.0。

   4月份消费者现况指数初值升至97.1,高于预期的96.3,3月份的终值为95.7。预期指数初值升至73.3,为去年8月份以来最高,好于预期的71.4,3月份终值为70.0。

   调查总监Richard Curtin在声明中称,“关于就业变化的报告越来越好,对于当前经济政策的负面谈论减少。”

   与此同时,美国制造业也呈现出强劲的扩张势头,拉动了全球制造业增长。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 4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美国制造业活动增长连续第二个月加速。尽管就业增长放缓,但生产反弹。

   数据还显示,美国3月份的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 自2月份的53.2升至53.7,但低于预期的54.0。PMI高于50则表明行业活动扩张。

   3月份制造业产出分项指数上升,从2月份的48.2跳涨至55.9,结束连续三个月增长放缓的颓势。前瞻性指标新订单分项指数从54.5走高至55.1。

   美国再成全球经济引擎?

   主要经济指标的改善显示出美国经济的复苏步入正轨,那么美国的强劲复苏对其他国家意味着什么?

   IMF认为,经济不断走强的美国为全球提供了“主要推动力”,而经济学家则在争论这对全球增长会有多大帮助。乐观的一方认为美国通过贸易与投资的溢出效应会拉动全球经济增长。而质疑的一方则认为,在美联储未来加息和美国能源独立的影响下,依赖出口的国家今后不会像以前那样受益。

   穆迪旗下研究机构Moody’s Analytics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持乐观看法。他认为,美国仍然是全球增长最重要的引擎,不过也许没有过去那么重要。

   彭博根据IMF本月发布的最新经济预期估计,2014-2019年的五年时间里,美国会贡献约0.52%的全球经济增长。虽然高于2008-2019年0.35%的平均贡献比例,但仍低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约0.8%的平均贡献比例。

   Zandi预计,美国增长速度提高1个百分点就足以让全球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提高约0.6个百分点。

   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Bruce Kasman也认为,欧美经济体在为饱受国内经济负面影响拖累的新兴经济体提供非常重要的缓冲。

   摩根士丹利与汇丰的分析师则站在质疑的一方。他们认为,美国对出口和能源的需求有所减少,而且未来利率会上升,所以对全球经济的帮助不会像过去那么多。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认为,美国的需求已经不再倾向国外。他们举例称,美国非石油进口商品去年第四季度增长4.4%,而2003-2007年的平均增幅为7.1%。

   至于能源需求,美国能源部本月7日公布,美国每日净进口石油已经减少到500万桶左右,远低于2006年巅峰期的每日1300万桶,预计到2037年可能净进口为零。

   摩根士丹利的联席全球经济学家Joachim Fels认为,美国经济越健康,全球借款成本可能越高。比如去年美联储暗示要开始撤销刺激,就推动了全球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资。

   “发达市场曾经是新兴市场利用的平台,我们认为现在形势变了。”Fels说。

标签:

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