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message has been sent, you will be contacted soon

Call Me Now!

Close
首页 » 海外生活 » 看加拿大中产阶级的生活现状

看加拿大中产阶级的生活现状

 

   据《环球邮报》报道,联邦保守党政府的一份内部报告直言不讳地指出,加拿大的中产阶级正在通过抵押未来维持生活,从而使得他们的加拿大梦变成“不切实际的神话”。

   该份报告凸显出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困境,与联邦保守党政府本月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中所呈现的乐观经济前景形成鲜明对比。该报告是由负责运作失业保险基金和其他相关计划的加拿大就业和社会发展部(Employmentand Social DevelopmentCanada)在去年10月撰写,加通社通过《知情法》获得该报告。

   该报告在提及1993至2007年这一段时期时称:“中等收入的工人工资一直停滞不前,中等收入的家庭越来越容易受到金融冲击的影响。”

   这份报告利用了长达三年的内部研究结果,是在去年秋天国会复会前不久为加拿大就业和社会发展部副部长Ian Shugart所准备。报告指出:“在加拿大,中产阶级已经成为政党议程中的核心部分。”

   但加拿大就业和社会发展部发言人辛克莱(Jordan Sinclai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相关的研究与议会日程或众议院的议题没有关联。

   该报告作者称,在截止2007年的逾15年里,加拿大中等收入家庭的年均收入增长率仅为1.7%。报告指出,由于中等收入家庭并未充分享受市场成果,因此与高收入家庭相比,他们赢得的收入份额越来越小。

   报告还指出,与其他经济群体相比,加拿大中产阶级工人的失业保险福利大幅下降,他们从政府获得的就业过渡支持更少。

   该报告并未涉及2008年的全球经济衰退,但是有其他分析师指出,此次经济衰退令加拿大中部地区流失大量高薪的制造业岗位,而许多中产阶级的成功正是依靠这些就业岗位支撑。

   该报告在提及家庭债务问题时称,许多中产阶级花得比挣的多,他们正在抵押自己的未来维持目前的消费。从中期来看,加拿大的中等收入家庭不太可能进入高收入阶层,他们的“加拿大梦”是不切实际的神话。

   目前,联邦保守党政府一直在强调自上次经济衰退以来,加国经济已经创造了100万个新职位;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相比,加拿大的经济状况相对稳定;自2006年以来,政府已经向“普通”家庭提供了各种减税政策。

   联邦就业部长康尼(Jason Kenney)的发言人福捷(Alexandra Fortier)称,该报告反映的是1993年以后前联邦自由党政府执政时期的情况。(实际上该报告还包括2006至2007年,也就是哈珀领导的联邦保守党政府上台执政头两年的情况,但就业部称目前更新报告还不可用。)

   福捷在2月23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联邦保守党政府已经削减税负,令加拿大家庭的生活变得更容易负担。她补充道,得益于联邦保守党的政策,一个“典型”的四口之家每年得以减税$3,400元。“典型”的四口之家是指一对年收入达到$12万元的夫妇带着两个孩子生活。

   联邦政府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承认需要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和提供就业培训,但是预算案文件并未明确提及“中产阶级”。“中等收入”一词在总预算中只出现了三次,在相关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只提到一次。

   相比之下,小特鲁多(Justin Trudeau)自从去年4月当选联邦自由党党领以来,一直频繁提及中产阶级,在蒙特利尔召开的年代党代表大会上,中产阶级也是他反复强调的主题。

   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Parliament)的研究显示,自从2013年1月1日以来,小特鲁多在众议院提及“中产阶级”52次,数量比哈珀总理多出一倍,比联邦新民党党领穆尔凯(Tom Mulcair)多出9倍。但他们都没有提到过“中等收入”这个词。

   多伦多自由党国会议员费兰特(Chrystia Freeland)对该份报告表示赞赏,她认为对于联邦自由党来说,该报告就像功课得了好成绩。她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是一份非常有力、超越党派、基于数据撰写的报告,其聚焦于加拿大,证实了联邦自由党的断言,即加拿大的中产阶级正在受到挤压,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应对,而这也是联邦自由党政策的核心。

   费兰特在去年11月份的补选中胜出,目前担任联邦自由党的贸易评论员,她指出,超级富豪获得更多财富分配,导致其他人远远落后。

   前总理马丁:加拿大正飘向一个极端和中产阶级中空化社会

   加拿大前总理马丁(Paul Martin)此前曾指出,和美国一样,加拿大现在正飘向一个极端和中产阶级中空化的社会,马丁认为,正是这种条件帮助滋生了美国反政府的茶党(Tea Party)运动。

   有专家指出,在中产阶级的收入停滞了十年后,加拿大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其可以参考一些已经找到创造性的方法,能够在不牺牲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滋养更大的平等性和流动性的国家;或是可以仿效美国、英国和其他一些沿着越来越孤立的社会极端路径前行的国家。

标签:

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