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message has been sent, you will be contacted soon

Call Me Now!

Close
首页 » 海外留学 » 加拿大留学 » 90后加拿大留学生讲述多伦多打工记

90后加拿大留学生讲述多伦多打工记

 

   我刚来到加拿大曾住在一个名叫REGINA的小镇。由于那里大多是洋人,我本以为英语进步会很快,但去年的十一月中旬却托过一次福而未过,使我心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来多伦多,如我所愿,在这里经过两个月的培训后,终于把托福过了。同时,另一个决定也深入我心,就是在多伦多扎根。

   这里虽然难免落入中文环境而缺少英语口语训练,但毕竟此地是大城市,选择大学的机会也多。新的生活,新的目标,对于我来说,托福一过,就是申请大学。在等待大学OFFER这段期间,我当然不能闲着,何况我也不是能闲得住的人,所以很快就开始东奔西跑的找工作啦。

   网上、报上、不断的查,不停的问,再心疼还是买了个手机,方便联系,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成了我拜托的对象:能帮上忙当然好,帮不上忙的也就当作是一条线,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机会啦。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明确的工作目标,因为身份问题,所以心想只要是有钱拿又对得起良心的,就去试一下,刚开始做了一段TELEMARKETING,然后又教了几个月老外中文,直到那两个老外都去了中国,再后来又在西人快餐店打工,日子过得也还挺充实,各方面的经验也增长了不少,朋友也多了起来。这当中,我最得的,是自己掌握了一手做快餐的本领。为此,细说一下在西人快餐店的事,因为是最近两个月发生的,所以感想也特别多。

   这份工作是我在教中文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老外帮我介绍的。她人特别好,也许因为我们挺投缘再加上年龄上的差异,她对我就好像是对女儿一样,给别人介绍的时候,也说我是她的CHINESEBABY。我无意中对她提到了说我还想再找一份工作,当时也没期待什么,只是那么一说,然后她就说这她能帮我,那叫个速度,第二天一早就给了电话我,问我愿意不愿意工作在快餐店,做三明治。我当然求之不得,一下就答应了,然后她就说下午带我去见老板,顺便认路。不去不知道,那叫个远,我住在FINCH WEST,工作地点在ST ANDREW。从我家要先搭十几分钟的车到FINCH STATION 然后再坐地铁一路坐到最南边。

   我的工作时间是早上七点到下午一点半,其中半个小时休息,所以每天六小时。因为工作时间比较早,家又住得远,这样每天早上五点我就要从床上爬起来。我就记得只有刚开始前三天,早起的时候比较顺利,我还会去洗个脸再化一个淡妆,心想着怎么也是个服务性行业,“面子”上的事也不能少。也就只是那三天,之后,洗脸都成了可有可无的,多数就是刷个牙,背着包就冲出去了。每天走在路上,我都对自己说,明天我不去了,死都不去了,可是第二天,又总会死鱼一般的从床上翻下来,白着一张脸,呆滞地坐上六点O五分的地铁,那神情从玻璃窗中映出来,自己都不想看,就怕遇到同学,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吸毒呢。

   每天回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也就只有体力撑到家了,一到家又饿又累,我也是头一次听说在做饭的地儿没饭吃,我一大早起来,哪儿有闲功夫吃早餐呀,先天给人家做早餐时,自己肚子咕咕狂叫,真是心酸只有自个儿知道。终于下班到了家,在沙发上先躺个半小时,然后饿死鬼一般的猛吃一顿,再休息。问我,有没有那么累­我实话告诉你,我累翻了。说是去做三明治,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

   用我的话就是杂工,什么都要做没得说。因为店在多伦多的商业区,又在地铁附近,顾客那叫个多呀,别的小店还有个早餐时段和午餐时段客流量低端期,但在我工作的这家店,根本没区别。老板又是把我们一个人当几个的用,事多人少, 那叫个累呀。一起负责DAILY的有三个人, 另外两个一个从菲律宾来,一个从西班牙来。那个菲律宾的老妈妈对我不错,但是她主要是在切东西,水果呀,菜呀,一般不帮什么忙。

   第一天,我的那个西班牙同事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那个西班牙的姐姐(刚开始以为她比我大不了多少,貌美如花,据我所知就有两位客人追她,还有玫瑰花袭击呢!实际也是三十来几的人了,一点都看不出来),据她所说,她干了快两年,从手法来讲,也真叫做娴熟。一上班,她就把所有的事情交待给了我,从如何准备早餐,午餐的材料,材料的位置,早餐和午餐的N种做法,如何做果汁还有各种各样的SHAKE,如何包装那些蛋糕,点心,如何切割肉和CHEESE,面包之类的,还有怎么样去清洁各式各样的机器等等。

标签:

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