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message has been sent, you will be contacted soon

Call Me Now!

Close
首页 » 海外留学 » 华裔家长:澳大学涨学费家长增负担

华裔家长:澳大学涨学费家长增负担

   自联邦政府在五月预算案中提出放松对大学的收费限制,并对高等教育贷款计划(Higher Education Contribution Scheme)征收利率后,激起社会强烈反响,各地大学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抗议,悉尼大学学生甚至直接冲撞了联邦外交部长。悉尼的华裔家长对联邦预算案反应不一,但表示学费上涨不仅加重学生负担,也确实加重了家长的负担。

   放松收费限制将至学费显著上升

   墨尔本大学校长格林戴维斯(Glyn Davis)认为,收费限制的变化将导致学费上升。为抵消联邦预算削减,一些课程收费需要调整。如社会科学课程将上升45%,而工程专业将上升61%。

   代表澳洲39所大学的澳洲大学协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一个模拟显示,按政府提出的计划,一个全职工作的工程专业毕业生的学费借贷可高达11.9万澳元,可能需要26年才能还清债务。根据现行的规定,学费借贷只是4.9万,不到一半 ,至少需要八年时间还清。

   增加大学费用加重家长负担

   悉尼居民袁女士和叶女士的孩子都在大学上学。袁女士的儿子是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商业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叶女士的女儿是大学四年级学生,现在正在韩国读指定的课程。她们都认为,尽管在校学生的学费不会受到影响,但征收贷款利息却会带来很大影响。她们表示,增加的大学费用,其实很大部份是转嫁给了父母。因为华人父母不会将来看着子女又要还教育贷款,还要承负房屋贷款。父母会在很多方面为子女提供经济帮助,这样实际上就是父母在承担了。

   另外,一些子女大学毕业后为了还贷款,会从节省开支考虑,与父母住在一起,华人父母都不会要求子女付房租或其它开销,这也是家长分担子女经济压力的方式。

   资深电脑工程师何先生有一子一女。儿子就读新南威尔士大学电脑专业,女儿还有两年也要上大学。何先生承认大学学费会增加很多,对学生本人和家长都会有很大影响。但他觉得如果政府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为了扭转财政亏损,需要减少支出,让个人和家庭适当承担是没错的。他认为,如果把国家财政比作个人的家庭预算,就容易理解政府的立场,不会有很大的情绪反应。

   涨学费不受欢迎但也无法回避

   墨尔本大学校长格林戴维斯(Glyn Davis)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表示,提高学费是一个没有人欢迎的选择,但也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同时,为避免不受欢迎的费用上升而降低教育质量是不符合学生利益的。但他也认为,放松大学费用限制将为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可以根据他们想要学习什么和他们愿意付出多少做决定。另一方面也可以解决课程成本与经费不相符的情况。

   戴维斯不否认联邦政府对澳洲大学资金的削减将改变高等教育体系,他说,继前工党政府削减32亿大学经费后,现政府已表示有意继续削减公共开支。很显然,两届政府都认为有必要改变澳洲高等教育体系。

   学费或增一至三倍 收息影响所有借贷人

   时代报经济评论家基汀斯(Ross Gittins)对大学收费改革作了详细的分析:教育贷款(HECS)有三个主要部份,本金,利息率和贷款期限。政府改变的是前两个部份进,并对第三部份产生重大影响。他认为,大学收费放松后,没有人知道学费会涨多高,因为各大学对其教育产品拥有垄断权。而 2016年生效的收费改革只是变化的开始。因为政府会不断削减大学资金,每削减一次,大学就会提高课程费以抵消资金的短缺。而且,大学收费可能不只停留在覆盖教学成本上,也会要求学生支付他们讲师的研究。所以,预计费用会增加一至三倍的建议并不牵强。

   基汀斯表示,目前的教育贷款没有正式利息,只是每年按消费价格指数(the consumer price index)进行调整。但政府将开始征收利息,其利率以联邦长期债券利率为准,目前为4%,上限为6%。这意味实际利率将在1.5%和3.5%之间。这个变化不仅影响现在和将来的学生,也影响到所有未还清教育贷款的人。

   债务人无需支付任何费用,直到他们的年收入超过5万澳元。最初的还款设定在的收入的百分之4%,当收入增加时,百分比也会增加,但上限为8%。收入高的人还款速度就快,时间就短,收入低还款速度慢,时间就长。 而低收入者比高收入者承担更多的利息压力。

   此外,受新规定影响最大的,将是读了一两年大学后缀学的,在家抚养孩子和做兼职工的,以及毕业后去海外的人。

标签:

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