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message has been sent, you will be contacted soon

Call Me Now!

Close
首页 » 海外移民 » 获绿卡另类方法:帮美国抓坏蛋

获绿卡另类方法:帮美国抓坏蛋

   美国政府对作为暴力罪受害者并与警方合作抓捕肇事者的非法移民提供U签证,允许签证持有者在美国生活和工作四年,最终可申请归化美国公民。该签证的目的是帮助警察和检察官建立与移民社区的信任。然而受害者最终能否获得签证却与其所在城市有关。

   《路透社》报导,民主党参议员特德‧肯尼迪(Ted Kennedy)和共和党参议员斯宾塞亚.伯拉罕(Spencer Abraham)携手于2000年创建U签证。国会规定每年名额为10000人。在2012财年,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USCIS)收到了24,768个申请。如果移民局认为可以给予该非法移民U签证,但当年的签证名额已满,该人可以排队等待下一年的U签证名额,并可以得到工作许可和不会被驱逐出境。

   为了防止潜在的欺诈行为,立法者要求地方执法机构证明申请人确实与其合作。《路透社》采访了全美各地的一些律师发现,执法机构在验证上存在很大差异。有些机构只在案件仍开放的情况下出具证明,有的机构只在案件已经结束后提供证明。有的则对可提供证明的犯罪类型进行了限制,或对受伤不严重的受害人不予证明。

   北卡罗莱纳大学法学教授德博拉‧韦斯曼(Deborah Weissman)2013年向全国范围内的移民倡导者和律师调查发现,U签证计划“有点像地理轮盘赌” 。在许多情况下,当地执法部门实质僭越了USCIS是否给予某人签证的决定权。

   在一些城市,警察和检察官给被害人提供与执法机构合作的证明很容易,而在其它城市却会屡次碰壁。根据《路透社》取得的由移民局提供的公众记录,从2009年至20145月,纽约市的执法人员给1,151名犯罪受害者提供证明。同一时期,不到纽约城市人口一半的洛杉矶警方和检察官为4,585名犯罪受害者提供证明。

   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Oakland)的居民不到纽约市的5%,但执法部门,在同一时期提供证明给2992名犯罪受害移民。加利福尼亚州的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人口比奥克兰略高,却仅提供证明给300人。

   该数据不包括移民要求警方给予证明但被警方拒绝的数字。也不能够确定有多少申请因不符合申请资格而最终被拒。例如轻罪攻击的受害者不符合条件。但是,在同样大小的不同司法管辖区提供的证明数字之间的巨大差异表明,有上千个暴力罪的受害者没有得到U签证。

   在某些司法管辖区,警方拒绝给受害者证明,而检察官签署了证明。这意味着只有那些最终逮捕和起诉了犯罪份子的案件的受害者可申请签证,但签证规定中没有此要求。

   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Albuquerque)属于此类情况。联邦数据显示,2009年以来,阿尔伯克基执法机构出具了225个 U签证候选人证明。相比之下,加利福尼亚州的弗雷斯诺(Fresno),比阿尔伯克基大约少5万人并且暴力罪案率比其低,但在同一期间验证了492人。 而阿尔伯克基的数字中还包括一些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的验证。而且从2008年至2013年,超过半数的人 ——至少140件 ——是由金廷‧麦克善(Quintin McShan )出具的验证。

   于去年退休的麦克善,原是新墨西哥州州警察队长。2008年,他开始对不是自己的机构,而是由阿尔伯克基警察局的犯罪案件的受害者提供证明。他很快意识到,他是签署阿尔伯克基地区关于U签证证明的唯一官员。阿尔伯克基警察局的女发言人珍妮特‧布莱尔(Janet Blair)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检察官,而不是警察,最能确定受害人是否有资格获得执法机构证明。

   鉴于担心有些当地执法机构不提供犯罪受害证明,民主党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 Leahy) 在2011年提出:如果犯罪受害人向当地警方寻求证明未果,受害人可以直接给USCIS提交证据。该建议遭到包括共和党司法委员会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等议员的反对。 “这将破坏整个U签证计划”,格拉斯利在2012年听证会上说。

   2008年奥克兰警察局制定了U签证程序,之后警方错误的给予合作证明的情况不多见。特殊受害者部门主管凯文‧威利中尉(Lieutenant Kevin Wiley)表示:2009年至2013年,该部门拒绝了57个证明要求。最近威利拒绝了一个在狱中参与犯罪却自称是受害者的申请人。因为U签证的存在,移民社区报案增加。

   奥克兰的人口比洛杉矶的十分之一多一点但对犯罪受害移民提供的证明比任何城市都多。奥克兰警察局和阿拉米达县(Alameda County)地区检察官办公室都有犯罪受害者工作的协调人员。阿拉米达县资深副检察官金‧亨特(Kim Hunter)表示他们是我们在移民社区的执法大使。

   但有些地区的受害人却没有如此幸运。律师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州法院提告,对象是美国非法移民人口最多的纽约市,指控纽约市警察局滥用其在纽约州的法律酌处权。因为除了警署专员可以提供证明外,不允许其他任何人提供证明。造成许多犯罪受害人无法获得验证。

   纽约市警察局副局长苏珊‧赫尔曼(Susan Herman)表示,自从今年早些时候新的城市管理者上任以后,纽约市警察局已更新U签证的政策。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缺乏透明度和对签证过程的不了解,速度迟缓,申请人一旦被拒,他们没有任何上诉权。 当局一直试图解决这三个问题。纽约市警察局已增加了两个警员参与非法移民与执法部门合作的证明。提高了验证速度,罪案受害者等待不应该超过两个月。如果受害者提供的医疗记录和其他证据证明犯罪罪行实际上比轻罪更严重,警察局也会为受害者提供证明。

标签:

写下评论